今天是: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农历十一月初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以案说法

通知义务未履行到位 拘留决定被确认违法


2016-07-18 18:07:24

【案情简介】

2013820,王某因邻里纠纷在某大厦一楼内殴打陈某、造成陈某受伤,陈某随即向市公安局某分局(以下简称公安分局)报警。经公安分局委托鉴定,陈某的人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823,公安分局对王某、陈某进行调查询问,调取了案发现场监控视频等相关证据,并组织王某、陈某双方调解,但双方未达成调解协议。825,公安分局根据调查查明的事实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决定对王某殴打他人的行为处以拘留五日的治安处罚,并于同日向王某送达。王某不服上述处罚决定(以下简称被诉处罚决定),并诉称公安分局未将被诉处罚决定通知其家属,请求法院予以撤销。

【法院审理】

法院认为,结合公安分局提交的视频资料、陈某询问笔录、王某询问笔录以及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等证据,足以证明王某于2013820日有殴打陈某的行为,公安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量罚并无过当。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向被处罚人宣告治安管理处罚决定书,并当场交付被处罚人;无法当场向被处罚人宣告的,应当在二日内送达被处罚人。决定给予行政拘留处罚的,应当及时通知被处罚人的家属。”本案中,公安分局通过向王某当时的住址邮寄被诉处罚决定书的方式,将拘留王某的决定通知王某家属,并提供一份《交寄邮件收据》为证,该收据仅能证明其向王某住址邮寄过信件,不能证明邮寄内容和结果,不足以证明其已履行及时通知王某家属的法定义务。因此,法院认定公安分局未适当履行通知王某家属的法定义务、属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该程序违法事项并不影响被诉处罚决定的事实认定及处罚结果、对王某权利未产生实际影响,遂判决确认被诉处罚决定违法、驳回王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评析】

一、行政程序应予重视,瑕疵亦可确认违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或者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或者给付义务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第七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行政行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判决确认违法,但不撤销行政行为:(二)行政行为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据此,第一,行政行为程序是否合法,是司法评价作为类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必要内容;第二,对程序轻微违法但对原告权利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政行为,依法应确认其违法但不予撤销。

二、行为合法性由被告举证,举证不能将承担不利后果。

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第三十七条规定,原告可以提供证明行政行为违法的证据。原告提供的证据不成立的,不免除被告的举证责任。据此,第一,行政行为是否合法,包括其作出的程序是否合法,依法由被告即行政机关承担举证责任;第二,被告不能举证证明其行政行为合法,或者原告提供相反证据足以推翻被告举证证明的其行政行为合法的事实,则被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即其行政行为不合法、依法应予撤销或确认违法。

本案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公安分局决定对王某给予行政拘留处罚,负有及时通知王某家属的法定义务。公安分局提交的证明其已履行上述法定义务的证据,是一份《交寄邮件收据》。该收据已注明其仅作为交付邮费的凭证,并未载明交邮信件名称、邮寄结果等信息,不足以证明公安分局已将拘留决定通知王某家属,而公安分局亦未提交其他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公安分局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即其未履行对被拘留人王某家属的法定通知义务,属行政程序违法。鉴于上述程序违法事项对王某的权利并不产生实际影响,不改变被诉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适用的法律以及结果,故该程序违法事项属于法院确认被诉处罚决定违法但不予撤销的法定情形。

                                                                                            (吴文芬)                                                                                      

关  闭